2018年至2019年,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统筹部署推进“减税降费”工作,据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前五月全国累计实现新增减税降费8930亿元,减税降费成效显著。深入认识“减税降费”的意义对审计工作者准确把握经济政策意图,更好开展相关审计工作十分必要。因此,本文力图从济学角度对“减税降费”的意义作简要分析。

“费”属于中国特色,但其具备经济学中税收的定义,所以归入税一并分析。税收的通常定义是指国家为了向社会提供公共产品、满足社会共同需要、按照法律的规定,参与社会产品的分配、强制、无偿取得财政收入的一种规范形式。”由此可看出,税收有两大属性,对应两大职能,一是收入属性,即税收的首要职能是为国家实现财政收入,以维持国家机器运转;二是政策属性,即通过对不同行业、不同人群税负轻重的调节,实现引导、鼓励、限制社会生产消费,调节收入分配的效果。

从收入属性看,此次减税为财政收入积蓄了增收潜力。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要有较为充裕的公共财力实现政府宏观调控,保障民生教育医疗国防等各项支出,我国税收占财政收入的80%以上,只有保证其持续增长,才能在严控财政赤字的基础上满足各项事业的支出需求,因此“减税降费”是“权宜之计”,实则为了激发市场活力,先做大国民经济的大蛋糕。从长期看,税率虽然变小,但税基大幅增加,税收依然会增长。这与供给学派的拉弗曲线概念如出一辙,即当税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时,提高税率能增加政府税收收入,但超过这一限度时,因为较高的税率将抑制经济的增长,使税基减小,税收收入下降,再提高税率反而导致政府税收收入减少反之,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税收收入增加

从税收成本看,此次减税降费也很有积极意义。税收作为财政的一部分,参与了社会的在分配过程。政府为了实现扶持特定产业的意图,先将收税入库,再通过政府购买、转移支付的形式将大量资金补贴给企业,不管是组织收入还是分配支出环节,都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比如税务人员工资、运行费等。更重要的是在分配环节因掌握资金分配权的涉企部门未能履职到位,导致政府补助企业资金未能到达应该享受补助的企业手中,甚至产生“奖懒罚勤”的负效应,造成资金的极大浪费,从宏观上严重降低社会生产效率。因此,减税降费,让部分利润继续留在勤奋创造价值的企业,更好激发企业活力,不仅有效减少了征收分配环节的“跑冒滴漏”,也时一种对企业的“精准补助”。

从政策属性看,次轮减税降费突出体现了产业引导和扶持的政策意图。例如,制造业的增值税率从现行16%下降到13%,将适用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优惠的行业范围扩大至全部制造业领域,可谓是雪中送炭,我国制造业打了一剂强心针。在经济出现下行压力、中美出现贸易摩擦的当下,制造业库存压力,利润薄,转型升级压力重重,税负下降意味着增加了现金流,这为企业扩大研发和生产,加快企业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撑。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的税收优惠激励将促进企业加快设备更新、科技研发创新,扩大生产投资,为企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技术升级等提供了平特一肖深港高手论坛更好的政策保障。(石嘴山市审计局  张校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